首页新闻中心榜样

陈龙:第一名!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韩冰 发布时间:2021-12-13 00:00:00浏览:789

306cc40c92a09789193b7e1667afa96.jpg

陈龙,1989年5月出生,2012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煤及煤层气专业,是一名湖北局的地质工程师,曾获得2021年度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四届地质技能竞赛个人一等奖和2018年湖北煤炭地质局“优秀技术人员”。

勇夺个人第一

2021年9月27日,在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四届地质技能竞赛中,陈龙与他的队友组成的湖北局代表队与来自总局系统的15支代表队100余名参赛队员同台竞技、激烈角逐,获得团体二等奖的优异成绩,陈龙更是勇夺个人第一名。

image004.png

采访的时候陈龙也没有放下手上的工作,他说还有好几个设计报告需要提交,桌子上堆着一摞摞书籍和资料,办公桌后面的空间也被地质类的书籍塞的满满当当,他整个人就像被埋在书堆里。不大的办公桌上放了两台电脑,一台用来绘图,一台查资料、写报告。他说笔记本外出方便,但出野外嘛,免不了磕磕碰碰的,所以习惯把资料备份,也习惯了两台电脑同时开工。一张单薄的绿色行军床收起来斜靠在墙角,陈龙有时候中午就在这儿打个盹儿,他笑着说这条件可比野外好多了。

image005.png

当问起他是怎么豪夺第一名的好成绩的,他憨厚一笑说:“考的都是我们每天的日常工作啊!”

是啊,我们看来这是一场比赛,但在陈龙看来,那就是他十年工作经验积累的一次成果汇报。

十年磨一剑,刀锋出鞘横扫四方!

初出茅庐也要怕“虎”

2012年,刚毕业的陈龙从学生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地质队员,刚工作就一头扎进了深山里,这一扎就是10年。

image006.png

野外地质填图


常年驻在项目上的陈龙几乎每次出野外都要背着背包走上十几公里路,因为他所进行的地勘探矿项目大部分都在人迹罕至的深林山谷里,基本上要去的地方几乎都没有路,只能靠徒步钻林爬山,涉水搭桥。

“小伙子们一定要带好棉袄。”

白天要做地质填图,钻孔放孔,这个是最累的,要把勘查区域内的所有山头都爬个遍。有时候,山脚下热的让人恨不得赤膊上阵,师傅却一再叮嘱队员们上山一定要多带衣服。陈龙和小伙伴“勉为其难”的在包里塞上一件厚衣服,等上了山才发现,是多么有必要。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逐渐降低,加上山里多变的天气、山顶的大风,棉服成了陈龙和队员们最后一道体温防线。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往后每次去山里,陈龙都会习惯性的往背包里塞上一件羽绒服。他说:“出野外,一定要学会防患于未然。”

image007.png

野外的夜,篝火烤干鞋裤再取暖

image008.png

大山里的“家”

巨石从山崖上滚落

一次在野外,陈龙正在一座山崖下聚精会神地填图,身边突然扑簌簌落下了几块碎石和沙土。他警觉地一把拉起旁边的同事,赶紧往旁边跑去,没多久,一块巨石从山崖上滚落,狠狠地砸在了刚才陈龙落脚的地方。崩起的小石子弹到陈龙的身上,才惊醒了憋着一口气的他。年轻的他大口大口呼吸,用力按着胸口,就像要把刚才一跃而出的心重新按压回胸腔,煞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image009.png

野外岩石下躲雨


艰险的工作环境,没有吓倒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地质人,他知道不仅要具备不畏艰难险阻的勇气,还要学会保护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

在贵州的山林里穿行了8年,也是在这些恶劣的环境下,陈龙参与编制了十多个省级基金项目的煤炭整装勘查报告、省旅游资源大普查项目,以及几个大型的煤矿勘探报告。

image010.png

陈龙野外踏勘记录资料、笔记、手绘草图


黑色是奋斗的颜色

在你看来,奋斗是什么颜色呢?伴随着机械的轰鸣,日暮降临了。

山顶的风,吹着吹着,夜晚就被吹来了。

“挖煤”的手、黢黑的手臂、夜幕中的荧光……

对于陈龙而言,黑色,是奋斗的颜色。

不会有人为了吃苦而选择事业,但会有人为了事业而选择吃苦。 

山上紫外线太强,常常是一个项目下来后,除了衣服挡住的地方,其他部位的皮肤红黑发亮,严重的时候就会脱皮,陈龙挽起袖子笑着说,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以前有多白,换了几次皮后就回不去咯!

陈龙时常和钻机工人们一起住在山里。白天钻林爬山,到晚上,不停钻的轰鸣声在夜晚寂静的山林里显得越发吵闹,但累了一天的陈龙,倒头就能睡着。

很多时候陈龙和队友守煤采集瓦斯样本时,即使在接近零度的气温里,他也得蹲在泥浆池边,随时观测池中出现的瓦斯气泡,有时候大半夜从钻机取样出来后,还要蹲在钻塔下做解析实验。采集煤样后,陈龙的双手指甲缝里就塞满了煤渣,同事们开玩笑说,这才真是一双挖煤煤炭矿工的手。带着油脂的煤渣特别不好清理,于是陈龙的指甲也就越剪越短、越剪越短,有的手指甚至都能看到外露的甲床。

奋斗是五颜六色的,而在陈龙这儿,伴随他奋斗的经历,最多的是黑色,能量无限的黑色!

image011.png

野外水文观测


艰难的下山路

近期,云南哀牢山4名地质队员遇难的消息令人痛心,地质工作及地质工作者的艰辛以这种悲痛的方式被大众所知,勾起陈龙记忆深刻的一次下山经历。

有一次陈龙和同事在山里填图,一投入就忘了时间,中午吃剩下的一点干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饥肠辘辘的两个人等做完手头上的工作一抬眼,太阳已经在远处的浓云里掩了身形,没入林海之中。可他们还在一处陡峭的山崖上,想要原路返回补给点至少还要三四个小时,来时临时开辟的小路已被山里傍晚时分腾起的雾掩的影影绰绰。

他们摸索着走了一段,手机电量已经消耗殆尽,因为大山的遮蔽,手持GPS不停发出信号丢失的嗡鸣,山里不时有动物窸窸窣窣窜行的声音裹挟在随着温度降低腾起的夜雾里,湿润的雾气扑在陈龙和同事的脸上,眼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远处的天空已经腾起了黑色的云,那代表不远处的山那边已经开始下雨了。

image013.png

日落下的钻机


陈龙和同事的心里也开始变得焦急起来,要是一会儿天色彻底暗下来或者远方雨下过来时,他们还没能离开这处陡崖的话,境况会变得很糟糕。为了尽快回到补给点,他们决定从身边一段相对平缓的地方抓着崖上的藤蔓慢慢往下爬。这处陡崖垂直高度有90多米,坡度大概在60-70度。他们一边护着头脚,一边护着身上的背包,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从陡崖上顺着藤蔓一点一点手脚并用地爬下去。等落到崖底,陈龙的腿都在打颤,回头看了看,一屁股坐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生出一阵猛烈的后怕。顾不上害怕,他们赶紧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之前,循着之前留下的标记赶往补给点,没多久雨就飘了过来。

陈龙说:“当时如果能有别的办法,我们一定不会选择那样一条危险的路,但如果当时不能更快的下山,等着我们的很有可能就是与哀牢山不幸遇难同仁一样的境况,因为没有携带雨衣,身上可以御寒的衣物一旦被淋湿就会像冷库一样包裹住身体,迅速吸取身体里的热量,加速体温的流失,而我们当时还处于饥饿状态,特别容易在低温情况下出现低血糖的症状,身上背的背包虽然不算特别重,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已经算是负重前行了,更别说在夜幕降临的密林里,特别容易迷失方向。”

心中有“江湖”

image014.png

打开帐篷见云海

image015.png

行走路上穿崇山


行走在崇山峻岭间,经常能看到日出、云海、梯田,站在山顶“登高一望皆碧水,回首己过数重山”。心中会被这壮美的山河灌满,生出满腔的使命感和信念。

陈龙说其实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会在地勘这条路上走多久,因为确实特别辛苦,也会面临很多的危险。但山爬多了,路走长了,肩头就生出了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他说,能够勘查出优质的矿产资源,编制出一份优秀的成果报告是最令他激动愉悦的事。

在近年来地勘行业转型发展的大趋势下,陈龙一边坚持着煤炭勘查,参与编制了《湖北省矿产志煤炭篇》,也开始参与石灰岩矿、建筑石料矿、石英砂岩矿的设计、勘查工作。

他说他的梦想就是能在祖国的地图上“画”一张“藏宝图”。图上会标明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的矿产、可开采量。他笑着说:“这就是我的‘江湖’。”

偶尔也会有无聊的时候,陈龙就在帐篷里给手机插头画上五官和表情演独幕剧。剧目最多的就是金庸的武侠小说,他很喜欢那个为国为民、义薄云天的大侠乔峰。他说我们作为普通人,无法达到大侠高度,虽不能“达者兼济天下”,但是能独善其身,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

陈龙说,他只是众多地质人中普通的一员,做着他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正是这一代又一代能吃苦、能忍耐、能战斗、能奉献的地质人,让我们的每一寸山河都有了意义,让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不断结出硕果,让我们知道里面流动着“真金白银”。

工作之余的陈龙,喜欢以诗言志抒情,一首《地质情歌》,朴素真切地透出他的温暖与细腻,也描摹出这名年轻地质小伙对地质事业深沉的爱……



上一篇:煤航集团青年员工获陕西省“青年... 下一篇:湖北局邹浩南:青春使命 行者常...

联系我们 隐私与安全 法律声明 行业机构 举报邮箱 民企清欠信访 房租减免问题投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东路21号中国煤地大厦100038 联系电话:010-63903775 010-63903982 邮箱:zgmtdzzj@ccgc.cn

版权所有:中国煤炭地质总局  京ICP备05010121号  技术支持:北京华瑞天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