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凝聚绿色发展的力量——新时代绿色矿山建设和创新发展论坛传递的重要信息
发布日期:2018-08-28 浏览次数: 字号:[ ]

8月17日至20日,兰州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甘肃金徽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金徽矿业研究院在郭家沟铅锌矿联合举办“新时代绿色矿山建设和创新发展论坛”。

主办单位介绍,举办这个论坛,是按照甘肃省委省政府的工作部署,积极响应甘肃省国土资源厅绿色矿山建设的号召,总结分享绿色发展的经验做法。

2018年7月9日,甘肃省委书记林铎在《把矿山当景区来打造——甘肃金徽矿业的绿色发展实践》新闻报道上批示:“可推广经验,树立标杆,并予以宣传。”

论坛现场

在此之前的6月底,甘肃省国土资源厅致绿色矿山院士行活动的贺信中称,“金徽矿业公司是我省绿色矿山建设的典型。”

不到一个月时间,金徽矿业公司先后被甘肃省委书记、甘肃省国土资源厅以“标杆”“典型”予以肯定,被寄予了绿色发展使命担当的厚望。

甘肃省属经济欠发达地区,绿色发展的任务尤为艰巨,要彻底清除“等有钱了再保护生态环境”等思想杂音,事实最有说服力。树立金徽矿业绿色发展的典型,有利于成功经验的推广,让绿色发展的道路直观可见,有参照,有依据,以点带面,集中连面,有利于推动全域绿色矿业发展。在此背景下,甘肃省省委书记的批示、甘肃省国土资源厅的贺信可谓恰逢其时。

论坛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赵家生,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安宜,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汤中立,金徽矿业研究院院长张世新,兰州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窦旭东等嘉宾出席了活动,并发表演讲,分析了当前有色金属形势,并就建设绿色矿山建言献策,真知灼见频现亮点。

有色行业绿色矿山建设大有可为

赵家生介绍,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40年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持续快速发展,行业总量规模不断扩大,全球影响力不断提升,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高。十种有色金属产量由1978年的年产99.6万吨增加到2017年的5501万吨,增长了55.2倍;主营业务收入由1978年的84.3亿元提高到2017年的5.6万亿元,是1978年的664倍,年均增长18.1%;有色金属进口贸易额由1978年的5.1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973.7亿美元,增长190倍。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快速发展,不仅产量、消费量、贸易量位居世界第一,而且技术和装备水平也发生了质的飞跃。

据其介绍,今年上半年,我国有色金属工业总体呈现平稳运行态势,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同比增长3.2%,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3%。目前,我国常用有色金属产量、消费量均已接近或超过世界总量的40%,有色金属产量连续15年居世界第一位、消费量连续14年为世界首位。我国已成为全球有色金属产量和消费量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我国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矿山建设和矿业开发是基础。”赵家生表示,当前,随着全球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绿色发展、综合利用、技术创新等已成为我国矿业开发的基本准则,绿色矿山理念包含的元素更为丰富。例如,郭家沟铅锌矿作为全国首批绿色工厂、甘肃省绿色矿山建设的典型,与传统的山体裸露、机器轰鸣、粉尘肆虐的工业矿山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截至目前,全国共有661家矿山企业成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涉及煤炭、有色、冶金、黄金、化工、建材等行业,其中有色金属矿山119家,占全国绿色矿山的17%,占全国各有色金属矿山的3.5%,高于全国矿山平均水平。”赵家生认为,发展绿色矿业是建设有色金属工业强国的必由之路。

 

绿色发展需了解资源禀赋特点

倡导绿色发展,首先需要了解我国的资源禀赋特点。“现在有‘去煤炭化’的说法,这是不清楚我国资源禀赋特点。”武强分析指出,我国一次能源,除了煤炭,可用于商业性大规模开采的主要有天然气、原油、核电、水电及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新能源。2016年,我国天然气、原油对外依赖度分别是40%、60%。我国核电的生产,虽然有先进的核电机组和发电技术,但缺乏作为原料的放射性铀资源,铀矿对外依赖已经高达85%,而且铀矿作为核能的基础原料,在很多国家属于战略性资源,而在我国核电只能作为补充性能源。理论上,我国水电蕴藏量丰富,但能实现经济性开发的已基本完毕,因种种原因,剩余量已有限,因此也没有太多的可开发空间。其他像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新能源的产量,折合标煤大约总共只有1亿吨。

“综上所述,煤炭与其他非煤能源可进行商业性大规模开采的一次性能源之和的比例大约是25.2∶7.5。”武强说,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的比例占到70%,预计本世纪中叶这个比例也仍将有50%左右。我国资源禀赋特点是“缺油、少气、贫铀、相对富煤”,所以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还离不开煤炭。

开源节流破解能源供应难题

武强介绍称,我国GDP总量已排名世界第二,需要巨大能源作为保障。我国人口众多,人均能耗低,社会要不断发展,能源需求将会越来越大。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实现这些目标,我国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至少要比2011年翻一倍。此外,我国能源供应还有来自气候变化的压力,根据《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我国计划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那么,在我国“缺油、少气、贫铀、相对富煤”的资源禀赋条件下,如何解决国家发展与能源供给短缺、生态环境保护、气候变化压力相互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武强表示,没有“灵丹妙药”,解决方法只有开源和节流,以及打造我国主体能源。开源,扩大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的地面开发和井下抽采,加大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潮汐能和海洋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力度,加大氢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未来商业开发天然气水合物、干热岩等。节流,一是降低单位GDP能耗,2016年美国单位GDP能耗是1.8吨标煤/万美元,中国则是美国的两倍多,达到了3.7吨标煤/万美元。随着科学技术进步,我国提高能效还有相当大的空间。二是实现能源供给与消费的精准配置。目前,供暖方式是大城市靠燃气、小城市和农村烧煤。煤炭和天然气燃烧温度高,属于高品位能源,而建筑物供热制冷仅需低品位能源即可解决,这就造成了高品位能源的极大浪费,用浅层地热能代替天然气和煤炭供热制冷,实现能源供给与消费的精准配置。三是实现光伏建筑一体化,将太阳能发电产品集成到建筑物上。除此之外,升级我国煤炭工业,解决煤炭资源开发生产过程中绿色化、安全化、职业健康、回采率等问题,同时解决煤炭资源消费利用过程中清洁化、低碳化等问题。

榜样的力量激励绿色发展

此外,绿色矿山建设也是破解国家发展与能源供给短缺、生态环境保护相互之间矛盾的另一条途径。榜样的力量最能坚定建设绿色矿山的信心、决心,也最能鼓舞绿色矿山建设的干劲。

郭家沟铅锌矿作为节能环保型数字化绿色旅游矿山,是兰州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与金徽矿业有限公司通过紧密合作,共同建设的绿色矿山的成功典范,凝聚了设计院所与矿山企业双方共同的智慧,其模式为深化绿色矿山建设奠定了扎实基础。

据金徽矿业研究院院长张世新介绍,建设前期,金徽矿业组织开发设计团队历时1年多,先后到国内外多家矿山企业和设备制造企业考察学习,在借鉴先进经验的基础上,确立了“世界一流的生态型、安全型、环保型、旅游型、数字化”的绿色矿山建设目标。

作为矿山设计单位的兰州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我国有色系统八大设计院之一。“从项目筹备阶段开始,就按照国家级绿色矿山标准,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在设计工作中与企业密切配合。”该公司董事长窦旭东介绍说,公司在做强、做精、做优主业的同时,发挥技术优势,借助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在长江大保护污染治理中的主体平台地位和作用,积极参与长江、嘉陵江流域污染治理,加快与中国地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及各兄弟单位的战略协同和业务对接。近几年来,公司在土地复垦、矿山采空区治理、尾矿库污染治理、城市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加大技术创新和科技研发,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一批技术进步和创新成果应用在具体工程上,解决了重大工程的技术难题。

“在建设过程中,金徽矿业坚决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遵循‘以人为本、追求卓越、科技领先、服务社会’的企业宗旨,坚持依法办矿、规范管理,把资源开发和技术创新、恢复治理、企地共建、关爱员工同步推进,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共赢。“张世新表示。

记者实地采访时发现,许多参会者都惊叹矿区优美的环境,绿树青山、潺潺流水、水榭楼台,俨然一处环境优美的风景区,用张世新的话说就是——“把矿区当景区来打造”。据了解,该矿采用先进的采、选技术路线,矿石中铅、锌、银等有价元素得到了最大限度回收,其中铅、锌的回收率分别达到了92.1%、96.3%,铅精矿中银的回收率达到了91.8%,选矿综合技术指标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工业用水全部循环利用,回水循环利用率达95%。他们不仅尽最大可能将资源开发对环境的扰动降到最小,而且尽最大可能解决职工的后顾之忧,让职工安心工作、幸福工作,颇似“世外桃源”。有参会者惊叹:“这简直是绿色矿山的神话!”

建言献策助力绿色矿业发展

论坛上,就矿山开发过程中的环境问题,武强认为,我国矿山环境问题类型划分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依据矿种类型和开发方式进行分类,矿山环境问题按照金属矿、非金属矿、石油和天然气、煤矿、石材矿,以及露天开采和井工开采的方式进行分类。二是依据矿山开发阶段进行分类,例如以新建矿山、生产矿山、闭坑矿山进行分类。三是依据矿山存在的问题性质进行分类,按照“三废”、地面变形、沙漠化、水土流失等问题进行分类。

“矿山环境问题诱发占用与破坏土地资源、水资源损毁、矿山次生地质灾害、自然地貌景观与生态破坏等四大环境效应。”武强建议,矿山环境规划与管理部门不仅要关注矿山环境问题的产生和分类,更应该关注问题所诱发的综合环境效应,并防治、消除、减弱这些综合环境效应。

就绿色矿山建设,赵家生表示,矿山回采率、选矿回收率、资源综合利用率指标的高低,直接关系资源的充分利用,同时也反映出矿山开采、回收、综合利用技术和企业经营的管理水平。加强典型经验的宣传推广,扩大试点效果,推动更多企业开展绿色矿山创建活动,促进绿色矿山建设向纵深发展。同时,在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示范作用的带动下,矿山企业结合自身实际,将资源的高效利用、保护环境、节能减排等作为核心任务,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形成上下联动、共创绿色矿山的新局面。今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将加快先进技术的创新和推广应用,支持绿色矿山相关共性技术的联合攻关,不断总结矿山企业在技术进步方面取得的经验,筛选一批具有实用价值的技术在全行业推广,促进矿山绿色发展。

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副总经理安宜说,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是惟一一家以节能环保为主业的中央企业。韩正副总理在其主持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会议上,明确要求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在共抓长江大保护污染治理方面发挥主体平台作用。他建议,绿色矿山建设要加大资金扶持力度,建立政策扶助机制,加强部门协调配合,综合运用经济、科技、法律、管理、市场等手段,强化科技支撑,落实具体措施,使绿色矿山建设工作取得更大成效;有关部门制定政策时,推进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推动重点行业综合整治,严格监督考核,完善法律制度并严格执法,深化区域协作,从建设之初就按标准进行,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加快绿色环保技术工艺装备升级换代,加大矿山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力度,建立绿色矿业发展工作新机制;建立社会监督的绿色矿山建设工作体系,坚持绿色转型与管理改革相互促进,激发矿山企业绿色发展的内生动力,完善配套激励政策体系,构建绿色矿业发展长效机制。

新理念引领矿业绿色发展

“拥抱未来,从倡导绿色生活开始。”中国工程院院士汤中立在论坛上提出,资源勘查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管理,加强资源、环境、经济等综合研究,在制定目标上注重发展质量,用新理念、更高标准指导发展、规划发展,实现绿色发展。绿色矿山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着力于科学、有序、合理的开发利用矿山资源,对其必然产生的污染、矿山地质灾害、生态破坏失衡,最大限度地予以恢复治理或转化创新。目前,我国矿业正处在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的关键期,机遇与挑战并存。为做好绿色矿山建设工作,自然资源部门应积极推进绿色矿山建设试点和建立标准体系,研究出台相关鼓励支持政策,推进绿色矿山建设。

新时代为绿色矿业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自然资源部的成立,以及‘实现山水林田湖草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的终极目标,为绿色矿业发展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障,高质量发展的深入,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五大发展理念的确立,为绿色矿业发展提供了广阔舞台;大规模国士绿化行动的启动,为绿色矿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国家出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的退出,为绿色矿业发展赢得了空间;国家环保政策的愈加严厉,各项措施的不断推出,也为绿色矿业发展增添了新动能。”安宜表示,在思想上应正确认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在政策上应从国家发展战略层面解决环境问题;在措施上应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在行动上应动员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保护环境,形成以绿色制造、综合利用融为一体的经济运行模式。开展绿色矿山建设要以资源合理利用、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和促进矿山与地方和谐为主要目标,要以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生产工艺环保化、矿山环境生态化,形成高质量绿色新发展理念。矿产资源开采不能仅考虑经济效益,同时要重视社会效益及生态环境效益,把绿色发展理念贯穿于矿业发展的全过程,举“环保旗”,打“生态牌”,走绿色发展之路,探索和总结绿色矿业发展新模式,构建绿色的经济体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总局站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